<samp id="viooy"></samp>
<tr id="viooy"><label id="viooy"><menu id="viooy"></menu></label></tr>
  • <track id="viooy"><strike id="viooy"></strike></track>
    <acronym id="viooy"><label id="viooy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pre id="viooy"><strong id="viooy"></strong></pre>
  • <track id="viooy"></track>
      <p id="viooy"><strong id="viooy"><small id="viooy"></small></strong></p>
    1.   網站地圖   ENGLISH
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>企業文化 >>先進典型
      企業文化
      先進典型
        
      安徽路橋公司 劉振嶺
      字體大。 [大]   [中]   [小]
        2017年05月18日   點擊數:12793   來源:    撰稿人:

      責任 使命 擔當
       安徽路橋公司  劉振嶺

       


        當我們走在金寨縣的金桃大橋上,看老區人民通過這座大橋與外界相連的時候,有多少人知道,因為種種困難,這座大橋曾多年未能完工,后來是在一名安徽路橋的老兵手上,勝利建成通車;
        當我們行駛在陜西省延安至吳起的高速公路上,聽人們贊美這條盤旋在黃土高原上玉帶的時候,有多少人知道,為了這個工程,擔任項目經理的這名安徽路橋的老兵,沒能見到老母親臨終前的最后一面;
        當我們奔馳在銅南宣高速公路上,遙望鐘鳴互通立交橋的壯美雄姿的時候,有多少人知道,仍然是這名50多歲的老兵,沒等手術完全恢復,就匆忙返回施工現場,以至于病情復發,不得不進行二次手術。
        這名忠誠的老兵,就是安徽路橋市政分公司的黨總支書記——劉振嶺。從1985年參加工作到現在,劉振嶺長期奮戰在路橋施工的第一線,在祖國的山河之間,灑下了無數汗水和心血,更留下了一片辛勤耕耘、默默奉獻的赤子之心。 

       
        金寨縣的金桃大橋,跨越梅山水庫,是連接梅山鎮與桃嶺鄉的重要通道,也是老區人民與外界溝通的生命線,因水庫水位影響等多方面原因,施工難度很大,一直未能完工,幾任項目經理都離開了。2009年3月,公司領導找到劉振嶺,讓他負責完成剩余工程。劉振嶺二話不說,背起行囊,立即趕往工地。半年多時間,他帶領團隊克服了人員少、員工情緒低落、資金緊張等各種困難,日夜奮戰,咬牙沖刺,終于在2009年10月建成通車,為老區人民交上了一份滿意的答卷。當有人問起,“半拉子”工程怎么在你手里就完成了呢?他只是憨憨一笑,“我是黨員,完成上級交代的任務是我的責任!
        1995年春節前夕,單位福利分房,劉振嶺如愿以償拿到新房鑰匙。就要告別10年的租房,擁有自己的家,一家人都很高興,妻子更是早早列出了布置新房需要采購的清單。正當全家人憧憬搬進新房的時候,公司黨委領導找到他,說:“振嶺,單位分房需要解決住房問題的員工多,房源不夠,我們也知道你也困難,但是。。!薄邦I導,您說的我都懂,把房子讓給更困難更需要的老員工吧!闭f罷,便交出了鑰匙。妻子以及雙方父母都不理解他的決定,他安撫著妻子的肩膀說:“我們還年輕,以后都會有的”。
        30多年來,他始終沒有任何怨言,也沒有向上級提出任何訴求,每當有人替他打抱不平,他總是笑著說,“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責任使然,誰讓我是黨員呢! 


        金桃大橋完工后,劉振嶺還沒來得及休整,就被委派到環境更艱苦的陜北延安,擔任延安至吳起高速公路路基22標的項目經理。項目地處黃土高原,氣候環境差,生活條件非常艱苦。但他仍然積極樂觀地說,“人生在世,生一日當盡一日之勤,領導信任咱,咱就要把工作做好!彼麕缀醢讶繒r間和精力都傾注在項目上,常常熬夜到12點以后才休息,有時零晨兩三點還看見他在工地檢查施工的身影。長時間超負荷工作,身體有點吃不消了。員工們多次勸他休息休息,但他總是說,“離開工地,我睡不踏實!眲⒄駧X就是這么一個人,以身作則,追求卓越,始終以一個共產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。在榜樣的帶動下,不到兩個月時間,他帶領的團隊,就展現出團結拼搏的良好風氣,工程一步步推進,工程質量更是一絲不茍。
        而全身心投入到項目里的他,已經大半年沒有回家,孩子高考他錯過了,甚至連老母親去世前最后一面都沒見上。那是2011年10月,79歲的老母親病重臥床,多次帶信讓他回家,但每次都因為工期太緊走不開,而未能如愿。最后,在他匆忙趕回老家的路上,老母親終究是帶著遺憾離世。帶著心里的傷痛,和對老母親的懷念,劉振嶺又回到了工地上。陜北冬季氣溫最低達到零下20多度,寒風刺骨,加大了施工難度,工程進展緩慢。劉振嶺跑工地,跑資金,抓工期,抓質量,又急又累,最后面部中風,吃飯喝水甚至說話都有困難。醫生要求,必須在家避風針灸治療。但沒過多少天,他帶病回到了工地,和大家同甘共苦,繼續奮戰。
        劉振嶺堅信“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”。在他心里,施工工程不僅僅是一個個項目,更是一項項使命。他以忠誠的使命感,贏得了大家的擁護與支持。后來,他帶領延安項目,四個月完成產值8600多萬元,連續5個月蟬聯全線第一。2012年,安徽省路橋公司獲得陜西省高速公路施工企業AA信用評價等級,劉振嶺也被業主評為優秀項目經理。在總結表彰大會上,劉振嶺代表先進施工單位發言,他說,“我們的使命就是鋪路架橋。鋪好路,架好橋,做無愧于公司,無愧于業主,無愧于人民的路橋人!边@句話現在聽起來,仍然擲地有聲。 

       
        2014年的時候,這名安徽路橋的老兵已經50多歲了。在擔任銅南宣高速項目經理期間,由于長時間勞累,身體出現了問題,接受了手術治療。術后,醫生再三囑咐,要臥床休息一個月,等完全恢復后再回工地工作。但劉振嶺太牽掛項目,在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的情況下,又回到了工地,一頭撲到工作上,以至于病情二次復發,不得不接受二次手術。很多人不理解,問他為什么那么拼命。他指著遠處盤旋的山路說,“你看,從沒有路的地方開辟出一條新的道路,把崎嶇的山間小路變成康莊大道,人們的生活就有了捷徑,有了希望,有了美好!
        2014年9月,他被調任到市政橋梁分公司擔任黨總支書記,很多人認為,振嶺這下總可以好好休息,不用再像以前那樣辛苦了?伤f,“公司把我放到這個崗位上,是要有所作為,有所擔當!焙芸,他明確了角色定位,全力支持一把手工作,維護班子團結,不斷增強領導班子的凝聚力、戰斗力和創造力。他健全各項制度,出臺一系列人文措施,營造“關愛小家、共建大家”的家文化氛圍,還開展了一系列深受員工喜愛搭建“總支鵲橋”聯誼會、集體婚禮、大型文藝匯演、素質拓展培訓等活動。
      2016年的11月11日“光棍節”這天,他為公司的12對新人舉行了一場溫馨浪漫的集體婚禮, 12對新人在親友和同事們的見證下,邁著幸福的步伐走進了婚姻殿堂。在許多員工眼里,這位年過50的“大家長”思維比許多年輕人都要超前,總能想出許多有意思的金點子,讓分公司上下洋溢著青春的活力,彌漫著“家”的溫暖。
        市政橋梁分公司推行的家文化,不僅被安徽省文明辦授予第二批安徽省文明單位創建優秀品牌,更是增強了廣大員工的自豪感和歸屬感。在團結和諧、健康向上的氛圍中,一批批優質工程應運而生,舒城S351、濟祁淮河橋、蕪湖錢橋等項目,先后獲得國家級、省級各項榮譽表彰。
        企業文化是企業發展的靈魂與動力。2015-2016年,分公司完成產值34億元,利潤、主營業務收入等各項經濟指標和發展指標,都達到歷史最好值。 

        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民族英雄岳飛的這句詩詞,正是劉振嶺三十年來勤懇敬業的真實寫照。他沒有岳飛那樣精忠報國的戰場,卻在祖國的崇山峻嶺、大江大河之間,揮灑著一名路橋人的青春與激情。三十年來,變化的是崗位,變化的是年齡,始終不變的是對路橋事業的熱愛與忠誠。
        鳳臺淮河大橋,南淝河大橋,合徐高速淮河大橋,金寨金桃大橋,沿江高速,延吳高速,銅南宣高速,西安渭河大橋,這些都是劉振嶺三十年來的奮斗足跡;先進工作者,優秀黨務工作者,集團勞模,這些都是集團、公司賦予劉振嶺的沉甸甸的榮譽稱號;處處以企業利益為重,從不計較個人得失,關愛員工,求真務實,這些都是身邊人為劉振嶺送上的由衷的贊頌,所有的足跡、榮譽和贊頌,都凝聚成一曲忠誠的贊歌,在這慷慨激昂的旋律中,我們分明聽到這名老兵的錚錚誓言——“路橋成就了我,我愿為路橋事業奮斗終生!”

      版權所有 安徽建工集團 Copyright 2016 By Anhui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Group
      電話、傳真:+86 0551 62865010 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黃山路459號安建國際大廈26-29樓
      技術支持:安徽建工集團信息管理部 皖ICP備05003346號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380號
      欧美成人在线免费视频,免费一级欧美片在线观看,欧美 国产 综合 欧美 视频,欧美小视频高清买年费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